生态環境損害 首簽賠償協議

案例——信隆違法排污

  據了解,2018年4月市生态環境局(原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在執法檢查時發現信隆公司存在違法排污現象。因污染現場較為複雜、污染面積較大,對土壤和水體均造成一定污染,根據鑒定結果,受到污染的土壤總面積為2188.62m2,深度為0-4m,土方總量為8754.48m3;受到污染的地下水總面積為2621.35m2,地下水的埋深為1.68m,平均厚度為2.32m,總量為121.63m3。深圳市生态環境局根據《生态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有關規定,2018年8月14日對信隆健康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和《深圳經濟特區環境保護條例》等相關條例,信隆健康被處罰款人民币100萬元整,同時被吊銷排污許可證。

  處罰——信隆被罰百萬元并吊銷排污許可證

  據信隆健康披露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8年4月11日、12日和13日,深圳市生态環境局執法人員在對公司進行現場檢查時發現,公司廠外市政管網觀察井下層有一根約400mm管徑的水泥管,管中有廢水正在流出。執法人員對該廢水進行快速檢測,發現該廢水含有總鉻、六價鉻等污染物,嚴重超标。執法人員對該水泥管進行溯源挖掘工作,确認重金屬廢水來源為公司電鍍車間和陽極氧化車間中間過道。

  同年4月18日,該局責令信隆健康立即改正違法排放污染物的行為,并組織開展了調查和鑒定評估。同年6月28日,信隆健康收到該局拟作出的處罰決定,并于7月2日提出書面聽證申請,最終于8月14日作出處罰決定:處以罰款人民币100萬元整,同時吊銷排污許可證。

  “從處罰金額來看,這個還是比較有分量的。”深圳一家制造業上市公司的董秘對記者表示,“另外,排污許可證被吊銷對公司的經營肯定會帶來一定的影響,要再次申請排污許可證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從申請到發放許可證,至少要15個工作日。像公司這樣的情況可能再次申請的程序還更為複雜。”

  關于吊銷排污許可證對公司的影響,信隆健康表示,“此前公司所有表面處理工序均已停止運行,或設備已拆除;目前,公司所有需表面處理的産品均已進行托外處理并正常回廠供裝配組裝出貨;公司接單、生産、出貨作業并未受到太大影響。”

  處理——協商采取治理修複途徑修複環境損害

  事實上,這并非信隆健康第一次受行政處罰。據顯示,信隆健康子公司天津信隆實業有限公司此前“未按規定期限備案易制爆危險化學品購買信息”也受過行政處罰。

  2018年12月,市生态環境局主動申請獲得市政府授權,市政府同意市生态環境局作為賠償權利人代表與信隆公司開展生态環境損害賠償磋商。2019年3月22日,市生态環境局作為賠償權利人指定代表與信隆公司舉行了生态環境損害賠償第一輪磋商會議,邀請市檢察院、市司法局、鑒定機構等代表參與。本案是全市首例生态環境損害賠償磋商案件,也是深圳市檢察院和深圳市生态環境局落實雙方會簽《關于在環境公益訴訟工作中加強協作的工作方案》,啟動典型案例索賠、開展駐點檢察官會商和全程監督的一項具體落實舉措。

  經磋商,就修複該案涉及的生态環境損害及有關費用賠償問題達成一緻,信隆公司同意采取治理修複途徑修複本次事件造成的土壤和地下水生态環境損害,承擔本案生态環境損害調查、政策咨詢服務、勘探采樣、評估鑒定、申請司法确認和修複後效果評估等費用。并将加強對企業内各類排水管道的排查和整改,确保工業污水、生活污水和雨水均得到有效收集和分類排放,排放口設置符合相關管理部門的要求,防止再次發生類似事件,造成生态環境損害。

  進展——已将土壤污染風險評估報告報省生态環境廳

  據悉,信隆公司已主動委托第三方機構進行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形成土壤污染風險評估報告,目前已将土壤污染風險評估報告報廣東省生态環境廳評審。此外,信隆公司表示将嚴格按照協議要求采取治理修複途徑修複本次事件造成的土壤和地下水生态環境損害,按照協議内容在協議簽訂後15個日内,按要求支付本案生态環境損害調查、政策咨詢服務、勘探采樣、評估鑒定等費用。

  深圳市生态環境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深圳一直積極探索生态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與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的銜接機制,2018年原市人居環境委與市檢察院簽訂《關于在環境公益訴訟工作中加強協作的工作方案》,建立駐點檢察官和特邀檢察官助理交流工作機制,駐點檢察官深度參與生态環境損害賠償工作,及時進行工作監督、指導,并全程參與、指導“信隆案”生态環境損害賠償案件,檢察機關與環保部門共同讨論、共同商議,共同建立維護生态環境安全的司法屏障。關于此次“信隆案”的進展,将會同有關部門嚴格督促信隆公司履行賠償協議确定的生态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加快受損生态環境修複進程,形成良好的示範效應。同時,将積極推動建立相關機制,抓好案件辦理,讓“環境有價,損害擔責”在深圳真正落地。

上一篇:金灣區法院首推“環保禁止令”

下一篇:生态環境部印發推進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實施意見

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