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廚垃圾“零清運” 保障“舌尖上的安全”珠海高新區多措并舉,創新垃圾分類工作

 去年底,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第一食堂引進華南區域首個垃圾處理設備,将餐廚垃圾加工成有機肥料。圖為工作人員将餐廚垃圾投放至垃圾處理設備中。
    南方日報記者
    錢文攀 攝
    寬敞整潔、窗明幾淨,如今走進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第一食堂,很容易能感受到這裡良好的衛生環境。
    事實上,不僅是看得見的餐廳,“看不見”的後廚一樣有驚喜。去年底,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第一食堂引進華南區域首個垃圾處理設備,将餐廚垃圾加工成有機肥料,實現餐廚垃圾“零清運”,讓垃圾清理整個過程安全、環保、幹淨,成為全市處理餐廚垃圾的“樣本實踐”。
    “餐廚垃圾在這裡‘變廢為寶’,從源頭避免了‘潲水油’‘潲水豬’等情況,阻斷了疾病的循環鍊,保障了市民‘舌尖上的安全’。”珠海市高新區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該局還探索通過建立系統化的監管隊伍,讓食品安全監督落到實處,以多元化社會監管力量助推食品安全監督水平提升。
    ●南方日報記者 何麗苑  黃鶴林
    現場
    “大胃王”可日吞垃圾上千斤
    從同學們手裡接過餐盤,工作人員迅速将餐具統一放置在一大盤上,餐廚垃圾則倒在另一盤上,如遇到紙巾等異物,則首先挑出……利索地簡單分揀後,餐廚垃圾被收集到回收桶裡,等待下一步的處理。
    事實上,處置設備就在一牆之隔的小屋内,工作人員忙碌收拾的同時,設備也在高速運轉,餐廚垃圾就地處理成為有機肥料,快速有效。
    餐廚垃圾,俗稱泔水、潲水。去年6月,珠海正式啟動餐廚垃圾收運處理試點項目,但由于珠海目前專門處置餐廚垃圾的終端場所仍在建設,珠海餐廚垃圾分類收運後,仍與其他生活垃圾一并處理。
    對餐廚垃圾進行無害化、減量化處理,高新區市場監管局率先進行了探索。2018年底,非洲豬瘟疫情形勢嚴峻,為阻斷泔水流向養殖場或其他非法渠道,降低疫情防控風險,高新區市場監管局等部門鼓勵、引導轄區内餐飲服務單位對餐廚垃圾進行科學處理。
    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第一食堂服務單位在其指導下,開展了餐廚垃圾就地處理試點工作,投資引進了華南區域首個垃圾處理設備,将餐廚垃圾加工成有機肥料。
    近日,記者走進食堂,一睹這“垃圾大胃王”的真容。隻見工作人員将初步分揀過的餐廚垃圾倒進設備,輕輕觸點了機器上的電子屏幕,機器便安靜地運轉起來。
    倒進去的餐廚垃圾去哪了?高新區市場監管局食藥執法監察大隊大隊長彭仲雙稱介紹,該設備自動化控制,無需值守,餐廚垃圾在放入處理設備後,先後進行固液分離、油水分離;分離出來的液體經處理達标準後排放、油脂由具備資質的單位進行專業回收,固體有機餐廚垃圾如果蔬菜葉、雞鴨魚肉廢棄物等,則利用微生物降解菌産生的多種酶進行快速分解,經過一系列處理變成肥料、高蛋白飼料添加劑等可利用資源。
    “該設備每日處理餐廚垃圾量500至600公斤。處理現場清潔無異味,實現無害化、資源化、零清運處理。”彭仲雙說。
    觀點
    餐廚垃圾“零清運”模式值得借鑒
    “該套設備的有效利用,為珠海其他高校、大型食堂、餐飲店等場所,提供了有力的參考經驗。”談及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第一食堂引進的該套設備,北理工珠海學院材料與環境學院副院長吳靈評價,其具備可複制性、可參考性。
    在他看來,目前全國各地都在大力發展垃圾分類,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已成為珠海城市發展的必然趨勢。其中,餐廚垃圾作為有機易腐垃圾的重要組成部分,到底應如何處理,成為老百姓所關心的話題。
    相比傳統的填埋、焚燒處理,北理工所引進的這一設備,采取“好氧堆肥”的工藝,讓餐廚垃圾變廢為寶。每100斤垃圾,該設備便可産生10斤農用化肥,實現餐廚垃圾處理的減量化、無害化,發揮了良好的借鑒意義。
    然而,吳靈坦言,要全市推廣該種設備不無挑戰。“目前,運營、維護該套設備的成本并不低,沒有完善的市場機制及扶持政策的支持,難以鼓勵餐廳等機構長期投入資金使用。”吳靈說。
    把目光放大到全市生活垃圾的強制分類,吳靈則認為,珠海目前仍亟須建立“幹濕分離”、分類運收的全鍊條機制。
    他建議,珠海可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一是盡快建立完善從源頭到末端的垃圾處理系統。尤其處置終端,更須加快建設進度。二是針對垃圾處理源頭,做好相關宣傳工作。三是完善市場機制,支持環保類企業的發展,讓社會企業樂意參與其中。“這是一項全民參與的工程,應發動企業、社區、居民的積極參與。”吳靈說。
    保障
    “四支監管隊伍”注入社會監督力量
    食品安全監督涵蓋生活的方方面面。高新區市場監管局除了在垃圾分類處理做出新探索之外,還引入了多支“社會力量”為食品安全提供保障。
    “當了‘監督員’以後,跟随監管隊一起查食品安全,女兒在幼兒園吃飯更放心了!”珠海高新區的市民徐女士,去年正式成為高新區“媽媽監管隊”其中一員。
    “我女兒今年3歲半,經常擔心她在學校吃得不安全、餐具消毒不安全。”徐女士介紹說,通過“社會監督員”的身份,不打招呼、不做準備去學校食堂抽查的結果顯示,各項食品安全指标都符合标準,“我們也感覺很安心。”
    據了解,高新區這支“媽媽監督隊”的隊伍數量近百人。“在調研中,我們發現家長最關心孩子的健康問題,并且他們的時間也比較充裕。”彭仲雙介紹,這支“媽媽監管隊”的人員構成不僅有家長,還有高新區人大代表、社會人士等人員。“媽媽們對食品監督的熱情很高!一方面打消了家長對食品安全的疑慮,另一方面,也能提高食品經營者的主體責任意識。”鄭女士說。
    除了發揮重點人群的監管力量,高新區市場監管局還将市場主體、專業人群納入了多元監督的格局中。據了解,自2014年起,高新區組織轄區内的經營主體如企業負責人等成立了食品安全協會,提高經營者自身的安全把關意識;同時,高新區在大型社區中建立了“協管員隊伍”,協助食品安全監督執法人員将進行安全督查。
    “最大的亮點是組建了一批‘專業監管隊’。”彭仲雙說,高新區是珠海市高校聚集地,我們将高校裡食品專業的學生組建起了“志願者隊伍”,以他們的專業力量,參與到轄區的食品檢測檢驗環節中,提升了轄區食品安全監督能力。
    高校學生、家長人群、人大代表、市場經營者……高新區通過搭建“四支監管隊伍”讓食品從依靠監管部門單打獨鬥向社會多元共治轉變,構建起覆蓋面更廣、監管更靈活、更有實效的社會共治新模式。“我們希望為轄區提供更加安全、健康的就餐環境。”


上一篇:海洋生物數量緣何逐年減少?

下一篇:黑臭水體整治成效顯著 長效管理機制日趨完善 全省“河長大考”珠海獲優秀

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