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治污,約談15市長僅是第一步

陳吉甯任職環保部長的第一年,也是“史上最嚴”環保法實施的一年。利用這部長出牙齒的環保法,2015年,環保部公開約談了15個市級政府主要負責人,掀起了新一輪環保風暴,一批突出環境問題得到解決。在日前舉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記者會上,陳吉甯說,約談地方政府負責人是抓住了環境保護的“牛鼻子”。(據《檢察日報》3月14日報道)

環保部約談15市長,其來有自。新環保法之所以被譽為“史上最嚴”,不僅僅在于通過按日計罰、取消限期補辦、嚴懲未批先建等一系列規定,加大了企業違法成本;更在于,對于地方行政主官提出了明确要求,其第6條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對本行政區域的環境質量負責。” 在地方官員的政績考評内容中,“GDP至上主義”已被摒棄,環保治污績效則納入其中。

環保部約談15市長,既有法理依據;也更有着現實動因。陳吉甯坦言,過去一年,即便拿着剛硬的新環保法,環保部門也還是有碰壁的時候。還有相當一部分地方政府及部門,地方保護主義的故态不改,不落實自身環保責任,導緻環保壓力層層遞減,越到基層越不清楚,越不落實,違法行為屢禁不止。

那該怎麼辦?一方面,即是通過開展綜合督查,進行約談,層層加壓,推動地方政府落實環保責任。除開直接約談15市長,去年環保部還督促各省(區、市)對30%以上地市級政府進行了環保督察,對31個市進行了約談,從而解決了一批環境問題。而另一方面,則是通過管理機制的改革,繞開地方保護主義的幹擾,譬如實行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的垂直管理,以增強其獨立性。

此外,不得不說,打破地方保護主義的幹擾,推進環保治污,尤需借重民意民力。譬如環保部約談15市長,具體都約談了誰?約談效果如何?地方政府整改得怎麼樣?公衆對這些都享有知情權;而且,對于環境污染及地方官員和環保系統官員的治污不力,公衆也享有監督、舉報的權利。這也是“史上最嚴”環保法的賦權。新環保法還賦予了民間環保公益組織提起環境公益訴訟的權利。環保治污,提升公衆參與度,對地方保護主義的打破,對地方政府環保責任的落實,會起到倒逼作用。

新環保法順利實施,環保部依法發力,抓“牛鼻子”,約談15市長,這隻是環保治污的第一步。環境保護,人人有責。隻要從部委,到地方政府,到民間,上下通力,形成合力,進行治理,假以時日,藍天碧水成常态定然可期。

上一篇:廣東地方區域性排污權交易試點啟動

下一篇:珠海2月份集中式飲用水源有4個為II類水質

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