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稅會觸發哪些市場需求?

排污企業

  環保稅法的發布意味着環境監管正在加嚴,企業治污刻不容緩。特别是占用環境資源多的高污染行業企業将付出更高代價,面臨的環境治理成本壓力很大。

  但是,企業主動承擔環保責任,比被動性繳納環保稅或行政處罰更加明智。環保稅法的實施可以促進企業環境成本内部化,環境友好型企業的綜合競争力将提高。

  治污企業

  依法設立的城鎮污水集中處理、生活垃圾集中處理場所超過國家或地方規定的排放标準,也應繳稅。這對于治污企業也起到了約束作用,通過稅收督促其穩定達标運營。

  ◆中國環境報記者 崔煜晨

  去年年底出台的《環境保護稅法》(以下簡稱環保稅法)規定,從2018年1月1日起,取消排污費,實現“費改稅”。環保稅的征收對象等都與現行排污費保持一緻,不同之處在于稅收更為規範,可加強征管。同時,增加了對企業減排的鼓勵作用,主動減排企業減稅力度大。

  對此,有分析認為,排污費向排污稅的轉變将提高企業違法違規排污的成本,進而提高企業治污減排的積極性,有利于環保産業的發展。同時,已有監測行業等受到利好影響,逐漸加快發展。

  正向激勵負向懲罰成合力

  環保稅法的實施可以促進環境成本内部化,環境服務業需求加大

  環保稅法明确提出,直接向環境排放應稅污染物的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産經營者為納稅人,并給出了具體的納稅稅額表。

  業内人士表示,對于排污企業來說,環保稅法的發布意味着環境監管正在加嚴,企業治污刻不容緩。特别是占用環境資源多的高污染行業企業将付出更高代價,面臨的環境治理成本壓力很大。

  北控水務集團運營總監劉偉岩認為,随着治污難度的加大、治污成本,環保企業與工業企業間的合同協議也将受到影響,環境服務費用可能随之提高。

  對此,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集團董事長趙笠鈞認為,從短期看,治污确實會增加企業成本,但從長遠看,企業承擔的很多成本能夠被消化掉,甚至是可以轉化為競争力。

  他解釋說,企業主動承擔環保責任,比被動性繳納環保稅或行政處罰更加明智。相比之下,占用環境資源多的高污染企業将付出更高代價,也間接提高了環境友好型企業的綜合競争力。“環保稅的實施可以促進環境成本内部化。”

  同時,環保稅法提出,依法設立的城鎮污水集中處理、生活垃圾集中處理場所超過國家或地方規定的排放标準,也應繳稅。這對于治污企業也起到了約束作用,通過稅收督促其穩定達标運營。

  實際上,環保稅法并不是一味嚴苛地多收稅,而更強調減排降稅的力度,本着“多排多征、少排少征”的原則,鼓勵治污。

  比如,環保稅法中增加了一項減排稅收減免的辦法,即“納稅人排放應稅大氣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濃度值低于國家和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标準30%的,減按75%征收環境保護稅;低于50%的,減按50%征收環境保護稅”。

  對此,趙笠鈞認為,環保稅法有綠色稅制的意味,在正向激勵和負向懲罰的合力作用下,環境治理需求進一步轉化為環境市場的有效需求。環境服務業産業結構将得到優化,以環境質量改善為目标的環境績效服務模式将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同時,“排污費改排污稅,會增強對企業環保約束的力度,将加大市場對環保服務的需求。環保稅法中的稅收優惠調節機制,将鼓勵企業提升減排标準,對高标準的環保專業技術發展将起到正向激勵作用。”他說。

  環境監測行業受利好

  設備投資增加,網格化監測将推廣,監測企業需提高設備和服務水平

  “未來,政府迫切需要有效減排的綜合解決方案,提供監測、監管、減排、達标規劃為一體的社會化服務會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先河環保總裁陳榮強認為,環保稅法對環保産業的促進作用已經逐漸顯現。

  據了解,在環保稅法實施之後,企業減排數據将是決定企業是否能夠減稅、或者繳納以及需要繳納多少稅的關鍵,即征稅要有監測數據,需要安裝監測設備或者第三方監測服務。

  比如,環保稅法第八條規定,應稅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的污染當量數,以污染物的排放量除以該污染物的污染當量值計算。

  有觀點認為,監測設備的安裝落實與第三方監測服務是否能夠順利開展工作,都将影響環保稅法的落地。然而,我國目前污染源監控市場尚需規範,污染企業在線監測設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監控設備不運行、監測數據造假”等不規範現象。

  如何完善監測系統,為環保稅法的落實提供依據?陳榮強建議,一方面,加大環境監測設備以及多參數監測系統的研發、生産,保證産品質量;另一方面,加強第三方委托運營服務專業化水平,保證系統運行可靠,數據及時、準确、有效。

  據他介紹,污染源監測主要由排污企業的監控構成,環保稅法實施後,環境在線監測設備市場增量空間巨大。同時,環保稅法包含的監測參數十分廣泛,不僅有空氣自動監測、水質自動監測的常規監測參數,還有重金屬、VOCs、有毒有害氣體等100餘種特征污染物監測參數。這些都為企業提供了發展機遇,也讓監測企業面臨不少挑戰。

  此外,污染物排放總量監控儀的推廣,也将提供技術和數據支持。蘇州天一信德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總工程師趙貴介紹說,環保稅法是根據污染物總量數據折算成污染物當量數據來征稅的,這就要求企業主動向稅務部門上報準确的污染物總量數據。

  “如果安裝了總量監控儀器,可以幫助企業得到準确數據,并成為報稅的依據。同時,也有助于稅務部門核實數據。”他說。

  因此,環保稅法将帶動環境監測市場将進一步打開,監測企業也将迎來産業的進一步增容。

  廣發證券近期研報認為,環保稅的推進落實監測闆塊直接受益,設備投資增加,同時網格化監測将推廣。我國2015年排污費收費173億元,而按最低稅額測算“費改稅”後環保稅年征收超800億元。

  相關報道

超标排放如何界定?

計量認證、方法界定、擇取數據時點等細化問題要完善

  中國環境報記者 崔煜晨 報道 雖然距離環保稅法實施還有近一年時間,業界也都在為此做準備,但也普遍反映一部法律頒布不到落地,需要更多配套政策。特别是随着環保稅法實施将加大超标處罰力度,而對超标排放如何界定,業界普遍比較關心。

  以污水排污費征收為例,目前我國很多地方在收取排污費時,按照日平均值核算。比如,一天24小時内,每隔一段時間取一次數據,隻要平均值沒有超标,就說明企業沒有超标排放。

  按照我國現行的排污費征收标準及計算方法,排污者排放污染物的種類、數量以污染當量計征,每一污染當量征收标準為0.7元。

  而與此相關的計量認證、超标按照何種方法界定、擇取數據時點等細化問題都繼續完善。

  陽光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陳國強介紹說,現在環保部門征收排污費時,以在線監測數據為依據。但如果要其真正成為執法依據,需要通過計量認證,這一工作需要盡快完善。

  同時,對超标排放的界定,可以分為小時均值、日均值和月均值,目前我國雖然總體上按照日平均值核算,但哪個更為合理,仍需要進一步的技術判斷。

  據北控水務集團運營總監劉偉岩介紹,即使按照日均值核算,每個地方的取值也有所不同,有的地方每隔4小時取一次數據,有的地方則每隔兩小時。不同的取值間隔,可能得出不同的結論。而在排污費收取時,如果日平均值沒有超标,就說明企業一天内沒有超标情況,也不盡合理。

  此外,原來排污費的征收工作由環保部門負責,未來環保稅将改為稅務部門征收、環保部門監管。不同部門之間如何做好數據審核、能否數據共享,也是需要細節條文來規範的。

  “目前的環保稅法隻是搭起了框架,如果要落實,還需要‘打補丁’,配套出台具體的污染排放核定标準等政策。”陳國強認為。

上一篇:PPP項目:是持續生機還是短暫繁華?

下一篇:廣東近半地市已設立環保警察,提高了對環境違法犯罪行為的震懾和查處力度

展開